推荐资讯

顾宝一手拿着饼子一手拉着顾贝自己吃上一口再喂喂妹妹一口两个着

发布时间:2018-08-21 07:05 浏览:
“到时候见到了仙界的祖宗们的时候,莫要忘记了,替我带上一声好。”
 
    说完,那顾峥发现了,那对面的杜伏威辅公祏听到了他的威胁,并没有识时务为俊杰的拔腿就跑,反倒是因为一时间的愣神,呆在了当场。
 
    自己的大魔王装的太吓人了?
 
    你们倒是跑啊!
 
    随着顾峥的走动,两方人马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正当顾峥想着用什么事情来拖延一下时间,让他们清醒过来想起来逃跑呢,他就看到距离半米远的路旁,有着大半块裸露在外的巨石,正在朝着他召唤呢。
 
    嗯,这倒是一个威慑的好东西。
 
    顾峥当下没有犹豫,一个错步,就跨到了那巨大的石头的后侧,一个马步蓄力,暴喝了一声之后,就将双手捧住了这石块的中段。
 
    在杜伏威和辅公祏那不可置信的小眼神之中,缓缓的将那块巨石,就摇动的松散了起来。
 
    “嗷!!啊!!”
 
    土地龟裂,碎的扑啦啦的抖了起来。
 
    那还带着新鲜的泥土气息的后半段,就这样在青天白日之下,被顾峥整块剥离,拔出了土地。
 
    虽然顾峥吼得挺吓人,但是光是看他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他脸上的轻松。
 
    而那块扑棱棱的还掉渣的石头,就这样被顾峥往上一抛,用胸口一顶,就举到了头顶之上。
 
    看起来,竟是打算用这块巨石作为抛射的武器,朝着杜伏威和辅公祏的方扔过来了?
 
    而直到这个时候,巨大的惊恐,才让这两个脑袋昏昏沉沉的难兄难弟瞬间的清醒了过来。
 
    带着不可置信的惊恐,高叫了一声:“唉呀妈呀!见鬼了啊,快跑啊!”
 
    他们俩随后竟是转头就跑,再也没有一开始时候的信心十足,和猛放狠话的气势了。
 
    见到这两个人一溜烟的用兔子的速度一头插入到荒野的草丛之中,一会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顾峥反倒是哈哈哈大笑了起来,将手中已经没有了用的石头,朝着一旁小路的杂草从中随手的一抛,而那石头带着势大力沉的呼啸之音,‘砰’的一下就落在了足有两三米远的杂草丛中,震起了滚滚尘埃。
 
    “哈哈!舒坦!骨头都松散开来了。”
 
    “嘿嘿,今儿个的收获不错啊!”
 
    顾峥随手捡起辅公祏那把还没来及捡起来就跑路了的朴刀,往大板车上的麻袋包上一搭,咯吱一下就将大车给撑了起来,在荒野上欢快的吼了最后一声:“回家!”
 
    就将车子推得呼呼作响,脚下不停的就奔着山林小路的方向赶去。
 
    直到他的身影都消失了足足有小半刻的时候,就在那个距离顾峥后抛出去大石块不足两米远的草丛之中,细细索索的钻出来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的脸上是灰头土脸,具都是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若是此时的顾峥也在此的话,必然能够一眼就认出这两个人的真容。
 
    这竟然是他原本在堤坝上的工头差役,刘溜溜和代一路。
 
    可是现如今的他们两个人,却是面黄肌瘦,穿着短褐麻裤,一脸愁苦的彼此对视着。
 
    “怎么办?回去怎么跟徐小爷交代?”
 
    “咱们好不容易取得了徐世绩的新任,从黑契的庄户被选作了商队跑腿的人物。”
 
    “你说咱们混吃等死不就得了,非要多什么嘴,偏偏想要立个功呢?”
 
    而一旁的代一路则是叹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在了刘溜溜的肩膀上,认命道:“算了,谁能想到一个逃夫竟有这般大的本事。”
 
    “刘二溜啊,你是不是应该庆幸那个叫顾峥的小子,是一个心善的人,没有在堤坝上就宰了你呢?”
 
    听到代一路的安慰,刘溜溜紧接着就打了一个寒颤。
 
    他一缩脖子就跟代一路商量到:“要不,咱们就跟公子爷说,把人给追丢了吧。都是我多嘴,非说这人长得像是我原来手底下的人?”
 
    就在刘溜溜恨恨的朝着自己的嘴巴子来了一下子的时候,远方荒野上却是哒哒哒的跑过来了一队马队,为首的正是少年多智的徐世绩,他抄着手看到了这野地中的孤零零的两个人,随后就驾着马赶了过来。
 
    “怎么?人呢?看清楚了没?是不是你们原本的堤坝上的民夫?”
 
    “若是是的话,你们应该知道他是从哪里征讨过来的吧?”
 
    而被突然打断了谈话的刘溜溜二人,却是破有默契的齐刷刷的摇起了头:“禀告少爷,我们认错人了。”
 
    “此人绝对不是堤坝上的民夫。”
 
    “不信你瞧,这就是他当时拔出来的石头!”
 
    而被这句话瞬间吸引住了注意力的徐世绩,一个翻身下马,啧啧称奇的就围着这块巨石转了两圈,摸着下巴的就遗憾了起来。
 
    “当真是个有本事的人,我当时见那鹿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只有两眼肿胀了起来时,就有所怀疑了。”
 
    “果不其然被我证实了。”
 
    说到了这里的徐世绩一个转身,有点焦急的询问刘溜溜代一路二人到:“你们可是见到了那人往何处前往了?”
 
    “以后有机会了应该前去寻访一下,这般的本事,埋藏在这荒野林间,真是屈才了啊。”
 
    而刘溜溜和代一路再一次的对视了一眼,这一次他们两个彼此间的默契再一次的发挥了作用,两根手指齐刷刷的朝着顾峥前去的方向……相反的位置指了过去:“主子!就在那边!”
 
    “哦?往南下而行了?那边更靠近通渠,想来真不是修堤坝之人了。”
 
    “儿郎们,今日间且随我回庄,以后若是再见,一定不能将此人放过了哦。”
 
    “喏!”
 
    他身后的悍勇之士齐刷刷的回应,而徐世绩也是哈哈一乐,一个翻身上了马背,一阵风一般的冲着阿县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当然了,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用腿儿跑着的身影……这般看起来,煞是可怜。
 
    多亏着他们一念之差,放了别人,也拯救了自己。
 
    因为此时若是刘溜溜和代一路看到了顾峥是如何上山了之后,他们可能连接近此人的勇气都没有了。
 
    盖是因为,这顾峥嫌弃麻烦,懒得一趟一趟的搬货,就那装载着上千斤货物的大车,套在了肩膀之上,背负在后背,一并给扛着上山了。
 
    这啪啪的敦实的脚步,让知道规避风险的小动物们是望风而逃,整个山都随着顾峥的脚步,颤动匍匐在了其身下。
 
    从今日起,活动在南山头上的动物们都知道了,这里有一个两角怪物带领着一群同族生活在了这片的山林之中。
 
    不好惹,要绕得远远的才是。
 
    而那些顾峥的同胞们,却是自打他出门了之后,就远远的等待在了他归程的营寨的门口处。
 
    顾宝一手拿着饼子,一手拉着顾贝,自己吃上一口,再喂喂妹妹一口,两个人就这样一边吃着饼,一边掐着花的,等待着哥哥的归来。
 
    远远地,山寨下方就出现了一个隐约的小黑点,只是那个黑点的个头有点过于庞大了,让在门口望风的顾贝口中的饼子,差一点都因为惊讶而掉了下来。
 
    但是反倒是矮个子的顾贝看出来那远远过来的人是谁,因为顾峥脚底下因为要进城,家中唯一的缝制了麻布鞋面的一双鞋,就被他给套在了脚下。
 
    而这上边,还有那顾贝在妈妈的教导下,第一次独立绣出来的一刻小草。
 
    用的是少见的明绿色的丝线。
 
    在全都是灰扑扑的衣服面料当中,是分外的明显。
 
    “是大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