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听他说的那些事竟然让我还挺羡慕的我说干脆也去当雇佣兵算了

发布时间:2018-08-03 13:44 浏览:
 安东想了想,道:“五千格里夫纳。”
 
    杨逸再次愣了一下,然后他叹声道:“那你要价还真是够便宜的啊。”
 
 第四百九十九章 太突然
 
    美元兑格里夫纳的汇率在乌克兰内乱之前最高的时候是一比六点多,而现在格里夫纳汇率暴跌,已经到了一比十二十三这样子,而黑市上更是到了一比二十。
 
    看乌克兰的样子,格里夫纳的汇率还得继续跌下去。
 
    就按照格里夫纳汇率最高的时候算,安东替人干一次脏活儿的的费用也不过是八百美元左右的样子。
 
    安东这样的高手,出手一次收费八百美元,谁敢信。
 
    坐上了清洁工派来的车时,杨逸还在想该给安东多少合适,而安东则是上了车就睡觉。等上了飞机的时候,杨逸已经决定钱不多给,但也不能给安东的钱少了。
 
    虽然安东不在乎,而杨逸也确实愿意省些钱,不过,不该省的钱还是不能省。
 
    安东不是个话多的人,而在他很累的时候就更无趣了,不过跟安东一起出门干什么事儿,杨逸却觉得心里很踏实。
 
    其实到现在杨逸也不知道安东到底多厉害,不过他就是觉得心里踏实。
 
    飞机在巴勒莫机场降落了。
 
   
    “不愿意!”
 
    麦克唐纳斩钉截铁的说完之后,连连摇头道:“我不愿意,我哪儿都不去,我退休了,我要老死在这个风景秀丽天气还好的地方,所以不管你想请我干什么,我只有有一个回答,不去!”
 
    杨逸愣了一下,然后他微笑道:“别开玩笑了,奎恩先生。”
 
    麦克唐纳摆手道:“说不去就是不去。”
 
    杨逸苦笑道:“您不按套路来啊,奎恩先生。”
 
    麦克唐纳.奎恩摊手道:“没办法,轻易得来的就不会珍惜,我太容易答应了你的请求让你感到了不可思议?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来一遍的,这次我选择拒绝。”
 
    杨逸赶紧道:“不不,我只是有些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奎恩先生,我们还是赶快走吧,时间紧迫。”
 
    麦克唐纳翘起了二郎腿,道:“你不会怀疑我什么吧?”
 
    “哪有!怎么可能!”
 
    麦克唐纳叹了口气,道:“我看你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我喜欢有礼貌懂规矩的年轻人,所以我就答应了你的请求,不过现在看来我刚才的举动有些太轻佻了,所以我现在决定不去了,你说什么我都不去,至少,让我考虑三天时间吧。”
 
    杨逸有些傻眼了,他很想给自己来一巴掌,于是他讪讪的道:“可是时间真的很紧张啊。”
 
    麦克唐纳把头扭到了一边,就在这时,安东突然道:“我明白了。”
 
    杨逸很想问你们都明白什么了!
 
    安东突然拔出了手枪,顶住了麦克唐纳的脑袋,沉声道:“跟我们走,否则打爆你的头。”
 
    杨逸的嘴角开始剧烈抽搐起来,而麦克唐纳却是把手一摊,道:“好吧,看来我没得选了。”
 
    麦克唐纳再次站了起来。
 
    杨逸傻乎乎的道:“法克!”
 
    安东把枪收了回去,然后对着麦克唐纳道:“别在意,年轻人不懂事。”
 
    麦克唐纳点了点头,道:“你那儿的?”
 
    “克格勃。”
 
    “哦,过的还好吗?”
 
    “不好,但也不算坏,就那样吧。”
 
    杨逸傻眼了,然后他一脸诧异的道:“你们认识?”
 
    安东和麦克唐纳都看向了杨逸,然后他们一起摇了摇头,随后麦克唐纳摇头道:“不认识啊,为什么要认识。”
 
    杨逸第一次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他哭丧着脸道:“那你们这算是什么?”
 
    安东沉声道:“我听说过他,炸弹教父,我曾学过他研究出来的炸弹方案。”
 
    杨逸吸了口气,然后他有些悲愤的道:“那你们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干什么?干什么?”
 
    安东拍了拍杨逸的肩膀,道:“炸弹教父来想干什么就去干了,需要什么理由吗?你来找他,正好他有空,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呢,你还年轻,不懂。”
 
    麦克唐纳微笑道:“是啊,军情五处把我盯得很紧,被监视的日子过的很无趣啊,还有,我的房子这个月就到期了,但我没钱交房租。”
 
    安东摇了摇头,道:“年轻人不懂,那么你这些年过的很不爽了?”
 
    麦克唐纳撇嘴道:“糟透了,你喜欢当动物园里被人参观的猴子吗?”
 
    “呃,其实我当过一段时间,前些日子我住在监狱里,还被关在一个只有栏杆的牢房里,做什么事情都能被人看到。”
 
    “你真惨。”
 
    “是啊,有够惨的,那么你呢?你从爱尔兰共和军离开后什么都没做?”
 
    “没有,只是闲着无聊教了两个学生,其中一个现在当了雇佣兵,而且混得还不错,他有次来找我聊天,听他说的那些事竟然让我还挺羡慕的,我说干脆也去当雇佣兵算了,可是我的学生说我的年纪太大了不适合他们佣兵团,你听听这算什么话?我老了吗?”
 
    麦克唐纳显得很是不忿,然后他一脸恼怒的道:“而且爱尔兰共和军还变成了现在的鬼模样,我退隐并被送到这里来是北爱和平协议能够达成的一部分,但现在,他们把我当成了过时的老古董!法克!我可是炸弹教父!”
 
    说完后,麦克唐纳一脸无奈的道:“虽然很讨厌被人监视,但我现在真的都开始感激军情六处的人还会经常来看我了,只有他们还能让我觉得自己是受重视的,真是悲哀,我只能从他们的身上找到些存在感了啊。”
 
    安东很严肃的道:“那就跟我们走吧,虽然随时有可能送命,但是你绝不会觉得没事做。”
 
    麦克唐纳摊手道:“我刚才已经答应了啊。”
 
    安东道:“你该提些条件的。”
 
    麦克唐纳看向了杨逸,道:“没错,我该提条件了,你得给我一百万美元,我才能答应你的请求。”
 
    杨逸一把攥住了麦克唐纳的手,激动的只差热泪盈眶了,颤声道:“成交!咱们走吧!”
 
相关阅读